• 法律咨詢熱線:

    400-900-1399

  • 當前位置: 澤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澤正案例 >
  • 澤正案例

    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

                                民



    2016)粵0106民初6711號



       原告:毛某某,男,1986年7月21日出生,漢族,住江蘇省雎寧縣。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廣州律師


       被告:莫某某,男,1983年12月19日出生,壯族,住廣州市天河區。

       被告:張某某,男,1975年4月12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海珠區。

       被告:張某,男,1980年8月8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大埔縣。

       被告:廣東某某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天河區林和西路3-15號3516房,統一社會信用代碼×××323。

       法定代表人:張某某。


       原告毛某某訴被告莫某某、張某某、張某、廣東某某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富公司)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莫某某、張某某、張某、廣東某某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毛某某訴稱:2014年下半年四被告合謀以某某富公司的名義從事股票配資業務,2014年12月12日原告以加盟方式取得配資代理權,并支付了8萬元加盟費3萬元保證金,后原告得知股票配資業務是違法的行為,要求被告與原告解除配資代理關系并退還保證金和加盟費。因此,原告特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四被告連帶返還原告加盟費8萬元和保證金3萬元共11萬元,并從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計至還清之日止。


       被告莫某某辯稱:莫某某自2015年3月便不再是某某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并于同年4月28日完成了以上事項的所有工商手續,本案立案時間為2016年428日,離莫某某退出某某富公司已經整整一年時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和《工商登記管理辦法》規定,公司所有債權債務由變更后的新法定代表人和股東承擔,因此請求法院駁回原告把莫某某作為本案連帶責任方的請求。被告張某某、張某、某某富公司未答辯,亦未在舉證期限內提交證據。


       經審理查明,某某富公司于2013年10月8日成立,現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注冊資本人民幣1000萬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主營項目類別為專業技術服務業,股東為張某某。該司原股東為莫某某、顧某某、張某、張某某,2015年4月28日,莫某某、顧某某將各自全部股權轉讓給張某某,某某富公司的股東變更為張、張某某。2015年9月17日,某某富公司的股東變更為張某某。2014年12月12日,某某富公司(甲方)與毛某某(乙方)簽訂某某富信息《加盟經營合同書》《商標使用許可協議》《加盟保證金合同》約定,甲方授權乙方在廣東省××區使用達而富信息系統和標志、甲方“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核準的商品和服務以及經甲方授權的分許可業務,合同期限為8年,自雙方在合同上簽字蓋章之日起開始計算。乙方向甲方支付加盟費8萬元,在任何條件下甲方均不予退還該費用。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繳納保證金3萬元,保證金在合同期滿終止或提前解除后,如乙方沒有任何違約情況,甲方應于乙方履行完本合同及其它相應條款后七個工作日內,將保證金本金不計息退還給乙方。甲乙雙方經協商一致決定終止合同的,自終止協議簽署之日起,合同終止。合同因甲方原因被提前終止時,甲方除向乙方返還保證金外,另向乙方支付違約金5萬元整。


       同日,莫某某(甲方)、毛某某(乙方)與某某富公司(丙方)簽訂《某某富配資代理協議》約定,甲方委托乙方代理本公司配資業務,甲方保證為乙方提供資金為2億月度的授權額度,2億元以內乙方只要按規定支付辦證金及利息,甲方需無條件提供資金及證券賬號。乙方需支付給甲方的利息收費標準為按月配資金額月息1.5%,超出部分全為乙方服務費用。丙方對甲方的所有行為進行擔保監督。

       同日,毛某某向某某富公司支付加盟費6萬元,三日后,毛某某再次支付加盟2萬元,保證金3萬元。某某富公司向毛某某出具了蓋有公章的《收款收據》。


       毛某某認為其與某某富公司實為股票配資代理關系,達而富公司以加盟的形式掩蓋非法配資的事實。為此,毛某某提交了達而富公司業務員李某某通過電子郵件向其發送的內部資料。該資料內容為某某富商務部針對分公司反饋問題的解答、常見問題答疑及總公司展業經驗匯集,內容中多次提及如何為客戶提供配資服務等問題。毛某某當庭稱雙方簽訂合同后其有設立實體店鋪以某某富公司花都分公司名義對外經營,從合同簽訂起到2015年10月,做成了多單業務。


       毛某某主張涉案合同中關于代理配資業務部分的條款因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為無效。某某富公司未經正規證券公司授權且不具備相關的資質不能進行場外股票配資。2015年9、10月份,證券交易管理部門明令禁止股票配資代理業務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毛某某遂與某某富公司溝通要求解除合同并退還加盟費和保證金。雙方協商不成。


       另查明,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于2015年7月12日、9月17日先后發出《關于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意見》、《關于繼續做好清理整頓違法從事證券業務活動的通知》,要求嚴格落實證券賬戶實名制,督促證券公司規范信息系統外部接入行為,并仔細甄別、確認涉嫌場外配資的相關賬戶,開展清理整頓工作。


       以上事實,有原告毛某某提供的工商登記資料、收款收據、合同,被告莫某某提供的準予變更登記(備案)通知書、股東會決議等證據及原告的陳述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毛某某與某某富公司簽訂《加盟經營合同書》《商標使用許可協議》《加盟保證金合同》以及與莫某某、某某富公司簽訂《某某富配資代理協議》從事代理配資業務,上述合同均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我國證券法并未對個人從事配資業務進行禁止性規定,故雙方簽訂的上述合同并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也不存在合同無效的其他情形,上述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本院對毛某某稱上述合同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應屬無效的主張不予支持。


       毛某某簽訂上述合同后使用達而富公司的商標、商號、系統等資源進行代理配資業務,后因政策原因,無法繼續從事代理配資業務,合同目的已無法實現,故上述合同應予以解除,毛某某有權請求退還部分加盟費和保證金。因毛某某系與某某富公司簽訂《加盟經營合同書》《商標使用許可協議》《加盟保證金合同》,向其交納加盟費、保證金,并已開展特許經營活動,本院酌情確定某某富公司應向毛某某返還加盟費7萬元及保證金3萬元。毛某某主張某某富公司自起訴之日即2016年4月11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某某富公司現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張某某作為某某富公司唯一股東,并未提交證據證實其個人財產與某某富公司的財產相互獨立,故毛某某要求張春某某對達而富公司所負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本院予以支持。現有證據無法證明莫某某、張某某對達而富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故原告請求莫某某、張某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沒有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莫某某、張某某、張某、達某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作缺席判決。


       綜上所述,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第九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廣東某某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毛某某返還加盟費人民幣70000元、保證金人民幣30000元并支付利息(自2016年4月1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至實際清償之日止);

       二、被告張某某對本判決主文第一項中被告廣東達而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負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三、駁回原告毛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所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受理費2500元,由原告毛某某負擔200元,被告廣東某某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張某某負擔2300元(兩被告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向本院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州知識產權法院。


    審 判 長 童

    人民陪審員 張

    人民陪審員 梁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二日

    書 記 員 司徒曉君

    907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