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咨詢熱線:

    400-900-1399

  • 當前位置: 澤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澤正案例 >
  • 澤正案例

    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

                                民


    2017)粵0104民初13182號


       原告:平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某某四路支行,住所地廣州市越秀區某某四路319號(某某路176號)首層自編號120鋪及2層自編號207-213鋪、241-248鋪。  

       負責人:劉某某,行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梁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莊律師。

       被告:孫某,男,1985年9月13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廣州律師

       被告:蔣某,女,1988年2月26日出生,漢族,身份證住址湖南省湘陰縣。

       被告:廖某某,女,1969年6月19日出生,漢族,住湖南省邵東縣。

       被告:謝某某,男,1967年9月19日出生,漢族,住湖南省邵東縣。

       被告:周某某,男,1971年5月20日出生,漢族,身份證住址湖南省新邵縣。

       被告:張某某,女,1971年10月30日出生,漢族,身份證住址湖南省新邵縣。

       被告:孫某,男,1973年10月13日出生,漢族,身份證住址湖南省邵陽市大祥區。

       被告: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白云區某某中路216號二層西207房。

       法定代表人:符某某。

       原告平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某某四路支行(以下簡稱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1日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審理。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莊漢有及被告孫某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到庭參加訴訟。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未到庭應訴,依法作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被告孫某立即向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償還貸款本金2196610.46元及利息(含罰息、復利,截止至2017年10月30日止的利息及罰息為576663.88元,復利72986.65元,自2017年10月31日起至貸款清償日止的罰息按人民銀行同期人民幣貸款基準利率上浮50%再上浮50%計收;對不能按時支付的利息,按罰息利率計收復利;2、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對被告孫某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3、八被告共同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包含受理費及財產保全費5000元)。事實和理由:2014年6月23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廖某某、周某某簽訂《聯合體擔保合同》,合同約定被告孫某、廖某某、周某某保證擔保的范圍為本合同第七條列表中其他聯合體成員在主合同項下所應承擔的全部債務(包括或有債務)本金、利息、復利及罰息、實現債權的費用。被告蔣某、謝某某、張某某在完全理解聯合體擔保合同的條款(包括但不限于對聯合體成員的權利、義務及風險責任與之相關條款)的情形下,自愿簽署該聯合體擔保合同,則合同項下關于聯合體成員的義務、保證及承諾的約定均適用于該等人員,即系被告蔣某、謝某某、張某某應為聯合體與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簽署的授信合同項下的所有授信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同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簽署了《貸款合同》,約定向其發放貸款240萬元,貸款期限為12個月,貸款利率執行年利率9.0000%,貸款利率調整方式為按年調整。同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某某公司分別簽訂了《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約定被告孫某某公司作為被告孫磊的保證人向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提供連帶責任保證。2015年6月25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依約向被告發放貸款后,被告孫某未按約還款,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未履行保證責任,侵害了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的合法權益。

       被告孫某辯稱,確認有向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借款本金240萬元的事實,另外被告孫作為聯合體擔保成員確實簽署了其他幾份擔保合同。經被告孫某本人核實,其認為不是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所提供證據編號為平銀(廣州)授字(2014)第(SW20140623000863)號《綜合授信額度合同》及平銀(廣州)貸字(2014)第(WS20140624000049)號《貸款合同》所指的貸款,該兩份合同不是被告孫磊簽署的,故申請對該兩份合同中被告孫的簽名進行筆跡鑒定。另對于本案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主張的罰息、復利過高,且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已經計算了利息,足以覆蓋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的損失,故法院對罰息、復利不應當予以支持。

       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無答辯,無提交證據材料。

       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圍繞其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綜合授信額度合同、貸款合同、小微出賬確認書、個人貸款出賬憑證、聯合體擔保合同、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個人貸款業務貸款賬戶對賬單等證據,本院組織到庭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未到庭答辯,視為其放棄抗辯和質證的訴訟權利,對當事人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對有爭議的證據和事實,本院認定如下:

       2014年6月23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甲方,債權人)與被告孫某、廖某某、周某某(乙方/丙方,聯合體成員/聯合體成員實際控制人)、被告蔣某、謝某某、張某某簽訂《聯合體擔保合同》,約定:在本合同中指所有乙方或丙方時統稱為保證人,單指乙方中的一員時,稱為聯合體成員。單指丙方中的一員時,稱為聯合體成員實際控制人。當聯合體成員向原告平安銀行中山四路支行申請授信時,簡稱為債務人;聯合體成員同意為聯合體與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簽署的授信合同項下的所有授信提供連帶責任保證;保證期間自主合同生效之日起至主合同項下的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后兩年,保證人同意債權展期的,保證期間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延長至展期協議重新約定的債務履行期限屆滿之日后兩年;聯合體保證擔保的范圍包括聯合體成員在主合同項下所應承擔的全部債務(包括或有債務)本金、利息、復利及罰息、實現債權的費用;當債務人到期(含合同到期和提前到期)不履行還款義務時,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既可向債務人求償,也可直接向保證人求償;聯合體成員授信額度列表顯示:被告孫磊授信金額為2400000元,合同號為平銀(廣州)授字(2014)第SW20140623000863號。被告孫某、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在《聯合體擔保合同》乙方處上簽名并按手印。

       同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債權人)與被告孫某、某某公司(保證人)分別簽訂《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約定:被告孫某、某某公司為被告孫在上述《綜合授信額度合同》項下借款提供最高額連帶責任保證擔保,保證擔保范圍包括債務人主合同項下全部債務(包括或有債務)本金、利息、復利及罰息、實現債權的費用,上述債務本金最高額為240萬元;本合同由保證人獨立承擔保證責任,不論是否有擔保人(包括主合同債務人)提供物的擔保或保證,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有權優先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如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放棄行使對擔保物(包括債務人提供的擔保物)或其他保證人的擔保權,保證人仍應按本合同的約定承擔全部保證責任。

       同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簽訂編號為平銀(廣州)授字2014)第(SW20140623000863)號《綜合授信額度合同》,約定:綜合授信額度金額240萬元,不可循環額度零元整;綜合授信額度期限為12個月,自2014年623日起至2015年6月23日;授信方式包括貸款。

       2014年6月24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簽訂編號為平銀(廣州)貸字(2014)第(WS20140624000049)號《貸款合同》,約定:貸款金額為240萬元整;貸款用途為采購貨物;貸款期限為12個月,自2014年6月24日起至2015年6月24日;貸款利率執行年利率9%(系根據貸款發放日的人民銀行同檔次貸款基準利率上浮50%,現時基準利率為年利率6%),貸款利率為按年調整;風險保證金率為10%,保證金按照活期(人行基準利率)方式計付利息;按月還款。被告孫某本合同項下授信發生欠息、逾期、墊款或未按雙方約定的用途使用授信資金構成違約,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有權宣布貸款提前到期,并要求被告孫立即償還部分或全部授信本金、利息及費用,并自違約事件發生之日起,對已發放的全部授信本金按罰息利率計收罰息,直至被告孫清償全部授信本金;被告孫某未能按約定償還貸款的,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有權根據實際逾期天數從逾期之日起對貸款本金按照本合同約定的利率加50%計收罰息;對不能按時支付的利息,按罰息利率計收復利。

       2014年6月24日,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向被告孫發放貸款240萬元。被告孫某未依約還款,成訟。截至2017年10月30日,被告孫磊尚欠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貸款本金2196610.46元,利息(含罰息)576663.88元及復利72986.65元。

       另查明,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在庭審后向本院提交一份說明,陳述截止至2017年11月2日,被告孫在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處有兩筆貸款,其中貸款本金金額為240萬元的貸款僅本案一筆,另一筆貸款已經結清。

       本院認為,上述《綜合授信額度合同》、《最高額保證擔保合同》、《貸款合同》均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無違反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各方當事人均應恪守履行。被告孫某承認有向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借款240萬元本金的事實,但不確認本案中《綜合授信額度合同》及《貸款合同》“孫某”的簽名為其本人簽署,并當庭提出了筆跡鑒定的申請;在庭審中,本院要求被告孫某于庭后三日內提交書面的筆跡鑒定申請,被告孫未在本院指定的期限內提交書面申請,且依據被告孫磊認可借款240萬元本金的事實及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提供的說明,本院認為被告孫的筆跡鑒定申請沒有必要,本院不予接納。

       根據《貸款合同》的約定,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與被告孫某之間成立借款合同關系,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依約發放貸款,享有按時收回貸款本金及利息收益的權利。被告孫磊未按約定還本付息,構成違約,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主張被告孫某償還全部剩余貸款本息,對逾期還款計收罰息,對未按時支付的利息計收復利,符合合同約定與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對于被告孫某辯稱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計收的罰息及復利過高的意見,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被告蔣、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為被告孫上述借款向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應對被告孫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承擔保證責任后,有權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向被告孫追償。因被告孫某未履行還款義務,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某某公司未履行保證責任引起本案訴訟發生,由此造成原告平安銀行某某四路支行財產保全費用的支出,應由所有被告予以賠償。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條、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十八條、第二十一條、第三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被告孫向原告平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某某四路支行償還貸款本金2196610.46元及利息(含罰息、復利,計至2017年10月30日的利息及罰息為576663.88元,復利為72986.65元;從2017年10月31日起的罰息、復利按《貸款合同》約定的標準計算至款項還清之日止;其中罰息不得計收復利);

       二、被告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對被告孫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被告蔣、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承擔保證責任后,有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向被告孫磊追償;

       三、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被告孫某、蔣某、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某、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向原告平安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某某四路支行支付財產保全費5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延遲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受理費28712元,由被告孫、蔣、廖某某、謝某某、周某某、張某某、孫、廣州市某某貿易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當事人上訴的,應在遞交上訴狀次日起七日內,按不服本判決部分的上訴請求數額向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逾期不交按自動撤回上訴處理。


    審 判 長  趙璐璐

    人民陪審員  易美紅

    人民陪審員  溫愛華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書 記 員  鄭白琳


    907彩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