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咨詢熱線:

    400-900-1399

  • 當前位置: 澤正律所 > 律所案例 > 澤正案例 >
  • 澤正案例

    廣州鐵路運輸第二法院

    2017)粵7102民初274號

    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黃浦區某某88號大院9號105、106房。

    法定代表人:溫某某,系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廣州律師

    被告: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南沙區某某鎮市魚路180號。

    法定代表人:孟某某。

    被告: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南沙區某某鎮市魚路180號。

    法定代表人:林某某,系該公司總經理。

    被告(反訴原告):廣州市盈某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南沙區某某鎮魚窩頭大道68號四樓。

    法定代表人:林某某。

    以上三被告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某某,系公司員工。


    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物流公司”)與被告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控股公司”)、被告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某鋼鐵公司”)、被告(反訴原告)廣州市盈某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某某公司”)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反訴被告)某某物流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林寬,被告裕豐某某公司、被告某某鋼鐵公司、被告(反訴原告)盈某某公司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梁某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某某物流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1支付原告運費52724.1元,并從2015年5月1日起以52724.1元為本金按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標準按日支付逾期付款違約金,計至付清日至,暫計至起訴日5500元,小計58224.1元;2.判令被告2支付原告運費33773.5元,并從2015年5月1日起以33773.5元為本金按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標準按日支付逾期付款違約金,計至付清日至,暫計至起訴日3500元,小37273.5元;3.判令被告3對前兩項合計95497.6元款項中的運費7萬元及相應的逾期付款違約金承擔補充賠償責任;4.本案訴訟費由三被告承擔。事實與理由:2014年3月20日,原告與被告簽訂了《盈某某現貨電子交易平臺物流三方合作協議》(以下簡稱《合作協議》),約定原告承接被告1與被告2等物流配送服務,被告3作為原告與被告1、被告2的受托方負責結算事宜。2015年10月底原告起訴被3要求支付拖欠的運費7萬元,該案一審駁回了原告的訴請,二審維持原判。該案二審[案號:(2017)粵71民終35號]查明,2016年3月17日,被告3未收被告1費52724.1元,被告3未收被告2費用33773.5元,2016年12月20日,三被告共同出具《業務函》再次確認被告1應付52724.1元,被告2應付33773.5元,合計應付86497.6元(該金額與2016年3月17日對賬單一致);且明確被告3已墊付16497.6元;合計應付原告運費7萬元。原告多次要求被告履行前述運費的義務,但被告至今未付。經查三被告均屬于關聯企業,存在惡意串通拖欠運費的行為,原告特提起訴訟,懇請法院依法判決。


    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盈某某公司辯稱:1.對某某控股公司未支付52724.1元是承認的,但這是保證金,對利息也不承認;2.對某某鋼鐵公司未支付款項33773.5元認為有誤,未支付的款項數額為17275.9元,對利息也不予承認;3.對訴訟請求要求被告3承擔連帶責任不予認可。因為根據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以及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的判決內容,被告3無需為被告1和被告2未支付款項承擔任何責任。且根據合同約定被告3僅負責結算事宜,原告與被告1和被告2的業務結算糾紛以及其他任何糾紛均不涉及被告3,故被告3不需承擔任何付款責任;4.對承擔訴訟費用的請求,三被告不予承認。


    為證明其訴訟請求,某某物流公司依法提交了以下證據:1.《合作協議》,擬證明原告與被告約定,原告承接被告1與被告2等物流配送服務,被告3作為原告與被告1、2的受托方負責結算事宜;2.應收賬款確認函,擬證明被告3尚未向原告辦理結算的運費7萬元;3.民事判決書,擬證明被告1拖欠原告運費52724.1元,被2拖欠原告運費33773.5元。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盈資道公司質證稱:對3份證據的真實性均予以認可。但是對于證據2、3所證明的事項不予認可的,根據合同3.6約定,我方認為7萬元屬于保證金性質。


    盈某某公司向本院提出反訴請求:1.請求法院依法判令某某物流公司向反訴人支付服務費3117.24元;2.本案所有訴訟費用由恒遠物流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2014年3月20日,反訴人作為甲方,某某物流公司作為丙方,廣東某某商品鋼筋股份有限公司、某某控股公司、肇慶金某某商品鋼筋有限公司與某某鋼鐵公司作為乙方,此甲乙丙三方簽訂了《合作協議書》。根據協議規定,就乙丙雙方每月的運輸費用結算業務,由某某物流公司按1元每噸的服務費支付給甲方。協議簽訂后,某某物流公司與某某鋼鐵公司、裕豐控股公司之間共發生運量3117.24噸,即恒遠物流公司應向反訴人支付服務費共計3117.24元,但直至2017年6月30日,反訴人仍未支付該服務費。


    某某物流公司對反訴辯稱:反訴原告主張的服務費按照其提供的材料反映,發生的時間是2014年5月-8月。從產生費用的時間到反訴原告主張時間已過兩年,超過訴訟時效,請法院依法駁回。



    為證明其反訴請求,盈某某公司依法提交了以下證據:1.某某鋼鐵、某某控股和盈某某的對賬明細表;2.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的運輸費用對賬單。證據1、2擬證明某某物流公司承運某某鋼鐵公司、某某控股公司貨物的運輸總量為3117.24噸。根據三方合作協議約定,某某物流公司應向撮合方盈資道公司支付服務費3117.24元。某某物流公司質證稱,反訴原告提供的證據發生在2014年,已超過訴訟時效。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2014年3月20日,盈某某公司作為甲方,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案外人廣東某某商品鋼筋股份有限公司、肇慶金某某商品鋼筋有限公司作為乙方,恒遠物流公司作為丙方,該三方共同簽訂《合作協議》,約定某某物流公司承接乙方物流配送服務,由盈資道公司負責結算事宜。其中第三條3.5約定:“就乙丙雙方每月的運輸費用結算業務,甲方收取丙方壹元每噸的服務費,《服務費用確認表》在每月10日前甲方計算出丙方上月繳納的服務費,交丙方蓋章確認。”第四條4.2.10約定:“乙方未按時付款時,從超過之日起,丙方有權向乙方按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標準收取違約金。”4.1.1約定:“甲方作為乙丙雙方的受托方,僅負責結算事宜,乙丙雙方發生的運輸業務糾紛及其他任何經濟糾紛均不涉及甲方。



    2015年7月13日,某某物流公司向盈某某公司發出《應收賬款確認函》:“截2015年4月30日貴公司欠我公司人民幣柒萬元整,即¥70000元。”盈某某公司在確認意見欄注明:“截止2015年7月14日,我公司為貴公司與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之間代收代付的運費剩余人民幣柒萬元未結清,數據無誤。”并加蓋公章。



    另查明,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控股公司和盈某某公司運輸費對賬明細表》1份,注明:“5-8月運輸量2159.47噸,盈某某未收托運方運費52724.1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運費52724.10元。”托運方由某某控股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鋼鐵公司和某某公司運輸費對賬明細表》1份,注明:“3-8月運輸量957.77噸,盈某某未收托運方運費33773.5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運費17275.90元。”托運方由某某鋼鐵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蓋章確認4張《運費費用對賬單》,其中7-8月份運輸量為1344.59噸。3-8月份,某某鋼鐵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蓋章確6張《運費費用對賬單》,其中7-8月份運輸量為381.71噸。



    另查明,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控股公司和盈某某公司運輸費對賬明細表》1份,注明:“5-8月運輸量2159.47噸,盈某某未收托運方運費52724.10元,盈某某未付恒遠運費52724.10元。”托運方由某某控股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盈某某公司制作《某某鋼鐵公司和盈某某公司運輸費對賬明細表》1份,注明:“3-8月運輸量957.77噸,盈某某收托運方運費33773.50元,盈某某未付某某運費17275.90元。”托運方由某某鋼鐵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撮合方由盈某某公司蓋財務專用章審核確認。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蓋章確認4張《運費費用對賬單》,其中7-8月份運輸量為1344.59噸。3-8月份,某某鋼鐵公司和某某物流公司共同蓋章確6張《運費費用對賬單》,其中7-8月份運輸量為381.71噸。



    本院認為,本案為公路貨物運輸合同糾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條規定,旅客、托運人或者收貨人應當支付票款或者運輸費用。本案中,某某物流公司為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提供物流配送服務,其主張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支付運費的訴請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根據《合作協議書》4.1.1約定:“甲方作為乙丙雙方的受托方,僅負責結算事宜,乙丙雙方發生的運輸業務糾紛及其他任何經濟糾紛均不涉及甲方。”故盈某某公司僅負責本案運費托收托付和結算事宜,非本案公路貨物運輸合同關系相對人,某某物流公司主張其對本案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訴請沒有事實基礎,于法無據,本院不予以支持。


    關于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欠付運費金額的問題。根據盈某某公司制作的《運輸費對賬明細表》,某某控股公司未付恒遠物流公司運費52724.10元,某某鋼鐵公司未付恒遠物流公司運費33773.50元,合計為86497.6元。而2015年713日《應收賬款確認函》中,某某物流公司確認盈資道公司欠其運費金額為70000元,該70000元為盈某某公司代收代付,實際為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欠恒遠物流公司的運費,某某物流公司在函上確認蓋章,表明其確認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實際所欠運費共計為70000元。另,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2017)粵71民終35號民事判決書亦查明,“2016年12月20日,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盈某某公司三方共同出具《業務函》確認:某某鋼鐵公司應付33773.5元,某某控股公司應付52724.1元,合計86497.6元,盈某某公司已墊付16497.6元,合計應付恒遠物流公司運費共70000元。”且某某物流公司向本院起訴時,在起訴狀也將該判決書確認事實作為事實和理由引用。綜上,本案證據顯示,某某控股公司未付某某物流公司運費52724.10元,某某鋼鐵公司未付某某流公司運費33773.50元,盈某某公司代付恒遠物流公司16497.6元。庭審時,盈某某公司陳述稱,該16497.6元為代裕豐鋼鐵公司支付,故某某控股公司尚欠某某流公司運費52724.10元,某某鋼鐵公司尚欠某某物流公司運費33773.50-16497.6元=17275.9元,合計為70000元。


    關于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盈某某公司抗辯稱某某物流公司主張的運費70000元為保證金的問題。經查,本案《應收賬款確認函》中,盈某某公司在確認意見欄注明:“截止2015年7月14日,我公司為貴公司與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之間代收代付的運費剩余人民幣柒萬元未結清,數據無誤。”并加蓋公章,說明盈某某公司承認該70000元為運費。且盈某某公司與某某鋼鐵公司、某某控股公司的《運輸費用對賬明細表》中,對費用的描述均為運費。故裕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盈某某公司該抗辯理由沒有證據支持,亦無事實依據,本院不予以支持。


    關于盈資道公司反訴主張某某物流公司支付服務費3117.24元的問題。某某流公司抗辯稱該主張已過訴訟時效,根據《合作協議》3.5約定:“就乙丙雙方每月的運輸費用結算業務,甲方收取丙方壹元每噸的服務費,《服務費用確認表》在每月10日前甲方計算出丙方上月繳納的服務費,交丙方蓋章確認。”即盈某某公司應在每月10日前計算出恒遠物流公司上月應繳納的服務費并發出《服務費用確認表》予以主張。本案中,盈某某公司主張的服務費為2014年5-8月份某某控股公司《運輸費用對賬單》顯示的運輸量,以及2014年3-8月份裕豐鋼鐵公司《運輸費用對賬單》顯示的運輸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盈某某公司2017年7月31日向本院提出反訴,即2014年7月31日前的民事權利已過三年訴訟時效,請求保護權歸于消滅,且盈某某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有訴訟時效中止或中斷的情形,故盈某某公司2014年6月以前產生的服務費主張本院無法支持(根據《合作協議書》,2014年6月份發生的服務費必須于2014年7月10日前計算并主張)。其2014年7-8月份裕豐控股公司《運輸費用對賬單》顯示的運輸量1344.09噸,2014年7-8月份某某鋼鐵公司《運輸費用對賬單》顯示的運輸量381.71噸,共1725.8噸產生的服務費部分,即1725.8×1元=1725.8元,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本案違約金計算的問題。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未如期支付運費,給某某物流公司造成了損失,且《合作協議書》第四條4.2.10約定:“乙方未按時付款時,從超過之日起,丙方有權向乙方按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標準收取違約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違約時應當根據違約情況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也可以約定因違約產生的損失賠償額的計算方法。故某某物流公司主張支付違約金的訴請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且雙方對違約金的支付方式有明確約定,為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故本院依法判定某某控股公司、某某鋼鐵公司應從2015年5月1日起(《應收賬款確認函》確定的欠款日期2015年4月30日之次日),以所欠運費為本金,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銀行貸款基準利率標準,向某某物流公司支付違約金。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支付運費52724.10元及違約金(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從2015年5月1日起計至實際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支付運費17275.9元及違約金(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從2015年5月1日起計至實際付清之日止);

    三、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被告(反訴原告)廣州市盈某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支付服務費1725.8元;

    四、駁回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五、駁回反訴原告(被告)廣州市盈某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計1094元,由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負擔246元,被告廣州市某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負擔639元、被告廣州市番禺某某鋼鐵有限公司負擔209元。案件反訴受理費減半收取計25元,由原告(反訴被告)廣州市某某物流有限公司負擔11元,被告(反訴原告)廣州市盈某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負擔14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審判員 龍 浩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 沈燕山


    907彩票网站